娱探丨疫情里一个剧组抱团取暖的真实故事,更多剧组却境况惨淡

时间:2020-02-28 15:16:41阅读:10
腾讯新闻《娱探》推出“疫情中的娱乐圈”系列专题,在上一期的内容里(点击查看上一期内容:娱探丨疫情下的娱乐圈众生相:有人错失走红机会,有人转型当网红>>>),我们通过观察娱乐圈从业人员在疫情下的生存状态,对疫情给娱乐圈的影响有了初步了解,本期内容,我们会从行业角度,呈现另一些不同的故事。 腾讯新闻《娱探》 作者:胡梦莹 责编:柳星张 2020年1月20日晚间,钟南山院士出现在央视,确认病毒可以人传人,突然让身处横店的制片人陈益韬发觉后背发凉。 他的新剧《清落》在9天前刚开机,拍摄仅完成三分之一。那时,横店影视城还是一片热闹景象。夜晚的园区人头攒动,所有建筑灯火通明,一大波剧组为了抢在春节前杀青,争分夺秒赶进
“就像给大家泼了一大盆冷水,内心更冷静了,也没什么可妄想了。很多人真的能沉住气,演员能好好打磨演技,编剧也不消觥筹交织天天见投资人了,只能埋在家写剧本。它把水分挤干了,那些抱着投机想法、捞一把就走的完全被挤干了,这个行业真没什么油水了。现在我敢说,在这个行业混的,是真正热爱的人,不是带着很多其他意图的人。”

腾讯新闻《娱探》推出“疫情中的娱乐圈”系列专题,在上一期的内容里(点击查看上一期内容:娱探丨疫情下的娱乐圈众生相:有人错失走红机会,有人转型当网红),我们通过观察娱乐圈从业人员在疫情下的生存状态,对疫情给娱乐圈的影响有了初步领会,本期内容,我们会从行业角度,呈现另一些差别的故事。

腾讯新闻《娱探》

作者:胡梦莹 责编:柳星张

2020年1月20日晚间,钟南山院士出现在央视,确认病毒可以人传人,突然让身处横店的制片人陈益韬发觉后背发凉。

他的新剧《清落》在9天前刚开机,拍摄仅完成三分之一。那时,横店影视城还是一片热闹景象。夜晚的园区人头攒动,所有建筑灯火通明,一大波剧组为了抢在春节前杀青,分秒必争赶进度。同时间,包括《有翡》(赵丽颖王一博主演)、《传家》(秦岚吴谨言主演)等在内的30余个“跨年组”也在忙碌着,准备打一场持久战。

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令所有人都懵了。

数据显示,根据浙江省县域疫情风险评估,横店影视城所属的东阳市处于中度风险状态。为加强防控工作,1月27日,浙江省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实验区管理委员会向横店影视城下发通知,要求在拍剧组暂停一切拍摄活动。在拍剧组全部停工待命,6000人滞留在影视城里隔离。

前不久,停滞半个多月的横店终于有了复苏迹象。影视城发布指导意见称,复工时间原则上不得早于2月10日。但现如今,距离“官宣”复工日已有10多天,横店依然一片萧肃,并未如想象中迎来大规模复工潮。

没人知道到底何时能复工,正如没人能准确判断,早已陷入寒冬的影视产业将再次遭遇到怎样的重创。

从资方到平台,影视公司和剧组工作者们、演员,停工引发的连锁反应正在悄无声息的发生,抵达产业的每一个毛细血管深处——这是编剧汪海林等从业者们眼中的“黑天鹅”事务。在这次事务中,他们的生存力将面对一个极其严重的考验,许多人的命运也许将就此改写。

疫情影响下一个剧组的真实故事:

大风大浪中各方报团取暖,取得了抗疫的小幸运

下发停工通知时,横店给出所有剧组两种选择:就地解散,或是原地等待。“天灾人祸是不成抗力,可以让大家先回去。回去就不消算钱了。”陈益韬告诉《娱探》,自己在思考琢磨再三后,却选择了后者。

个华夏因,剧组解散后的不成控性是一大考量。“这部剧首要演员虽然就20、30个,这些人都是全程跟组的,一旦走了,回来少5个怎么办?夜王府的景投下去就是几百万,拍完我就把景撤了,换人换不了,怎么弄这个工作?”

包括刘学义、代斯、王梓薇等所有主演也都留在了横店。但当时,这个决策是否正确,自己又能否承载后续的压力,他其实心里也没底。场地费、生活支出、房租支出,每一天每一项疯狂上涨的费用,严重超出了剧组所能负荷的极值。重压之下,陈益韬不由得在微博上诉苦,“只恨我刚有点钱可以投到拍摄,又遇到一天亏50万”。

但是工作很快起了变化,并没有向着不成收拾的方向发展。1月31日,横店集团推出了补贴政策,规定停拍期间,部属所有拍摄基地、摄影棚费用全免;剧组人员在横店影视城旗下各酒店房费减半。陈益韬觉得,光住宿减半这一项,就已是一个巨大的安慰,“正常一个房间150元一天,我们剧组200号人,现在75元一天。住宿这块就只要1.5万了,很少了。”

停工后,制片人陈益韬所在的剧组成员留在了横店

没有拍戏的行程,剧组成员们都留在酒店房间里,日常就是看书看剧本

更让陈益韬意外的是,大风大浪中,全剧组竟能以抱团取暖的方式自救。他曾作过最坏的打算,估算过如果停工半个月,剧组损失将达到850万元。事实却是,大家很快达成了共识,所有人都愿意将停工视为一场“由不成抗力导致的意外”,共同去承担这笔不菲的损失。

“演员档期全部无条件下延,下部戏先不拍,配合我们把这个戏先拍完;大部分人都停薪了,设备租赁也全部免费,剧组除了住宿和饭费,其他费用基本没有了。当然我们也尽可能做一些人道主义的补偿,比如司机正常工资一个月4000多块,现在可能一天给50元。”在这样的情况下,损失变得非常少,“一天可能就几万块。”

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事中,不乏一些温情镜头。比如虽然只拍了三分之一,但平台方提前批了中期款,在风暴中展现出担当,“这对剧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保障和帮助”;又比如陈益韬本来寻思着怎么能把刘镇明导演留下来,他担心导演回到香港后回不来,万一可以复工了,导演不在了可怎么办。他忐忑地给刘镇明打了个电话,还没开口,刘先表态:“我知道你为何给我打这个电话,你肯定希望我别走。我正打算告诉你,我不会走的。”

又比如演员刘学义本打算杀青后去意大利,现在也已将这一行程搁置;甚至有演员自动提出后续零片酬出演,“陈总你们损失这么大,停工的钱我不要收了,后面的片酬我也不要了。”那段时期,他最怕旁人对他说,“你怎么还不开机?我们被你坑大了!”但在焦虑的时候,他们只是告诉他,“你不要担心,我们会一路共度难关的。因为这不是你一小我的工作。”

滞留横店的演员刘学义,开始拍vlog给粉丝展示自己的横店生活,内容是做俯卧撑

即便此时,陈益韬仍在等待复工的审批,可他已不觉得那么煎熬,“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。说白了,所有该看到的、该发生的工作都已经发生了。”作为这场风暴中的一个缩影,《清落》剧组是极其幸运的。但在横店停工的30余个剧组中,它也只是特例。

疫情下更多剧组的真实遭遇:

抠图、改剧本现象或加剧,中小型影视公司可能会死掉

陈益韬赌对了。但过后想来,剧组之所以能坚挺下来,有两件事令他感到庆幸。一方面,《清落》是一部平台定制剧,另一方面,剧组的成员们对工作都非常配合。

对像《清落》这样的剧来说,抓住平台这颗救命稻草,停工以及后续延迟上档带来的损失都可以分担。假如是自产自销的作品,那么风险势必大了不少。

陈益韬的剧组成员都留在了横店,剧组成员的日常三餐也是剧组放饭

放饭的师傅也戴了口罩

风暴中,资金问题一向是剧组身上笼罩不去的阴影。虽然横店、象山等影视基地在剧组停拍期间纷纷发布政策纾困,但多位业内人士一致向《娱探》表示,帮扶政策收效甚微。影视策划人谢晓虎称,“减免措施对于剧组意义不大,但是是抛出个橄榄枝,意义大于本身的作用。500人的工资要付,酒店也不成能不收费。这些措施对于一个剧组的支出来说,占比太小。”

影视投资人谭飞认为,疫情对剧组更大的打击是心理战。“虽然影视城推出了一些优惠,但很难一会儿让大家心理上的恐慌减轻,演员也不成能立刻取下口罩,去拍一个群戏。心理上的阴影还是很大的。”

停拍期间的费用是一大笔钱,更大的危机潜藏在复工以后。导演王晓杰在接受《网娱观察家》采访时称,自己筹备的年代戏要拍春、夏、秋、冬四个季节,按计划是正月开机,年前在辽宁丹东就置好了景。但因为疫情耽搁,冬季的戏份只能改成年底拍摄,往前倒退,最合适的开机时间也得在八月份,“资金有点难堪”,再开机可能要找平台或其他资方追加一部分。

可追加投资并非易事,谢晓虎举了个例子,“如果一部戏投资8000万,因为疫情,资方需要再追加3000万。但也许它只能卖出去9000万,这种情况下,资方可能就会想止损,不拍了。又或者现在经济形势欠好,资方也根本拿不出这3000万,那剧组就只能停了。”他预测,未来这30余部停工剧,会用相当一部分因资金问题彻底停掉。

一些中小型影视公司还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。熬但是这场经济危机的,“可能会死掉”。编剧汪海林指出,影视公司还可能卷入法律及经济纠纷,“一些中等规模的公司,可能有项目砸在手里,它有很多资金的成本,但资金是有时限的,规定什么时候得还回去,还有些是保底,有一系列的法律风险和财务风险。”

陈益韬口中的另一个“幸运”,则是指遇到了一个“容错率”极高的团队,演员至主创都很配合,“假如遇到容错率低的剧组,这就是毁灭性的打击。”

在光鲜亮丽的明星背后,剧组幕后的生活其实很平淡普通(图为制片人陈益韬的剧组)

这个看法与汪海林不约而合,他直抒己见,“一般拍戏中央一停,就是灭顶之灾。以我们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,人散了,全部召回是不大可能的,基本无法实现重拍。为何2003年非典时期有些戏还在拍?因为他们知道,一停就真的完了。拍一半没拍完的损失是最大的,它不是一天损失多少钱的问题,是整个全完了。”

即使能凑齐人马开机,围绕演员档期也将引发庞杂问题。谢晓虎透露,眼下已有不少剧组开始接洽演员,一旦复工潮涌动,势必会引发一场抢人恶战。明星们的档期是按日期签的,停工期间所损失的演员档期,很难全数补齐,“很少有特别配合的,可能少拍一个月,只能给8天。”改剧本、抠图、主演戏集中到几天内拍完……这些现象也许将在未来蔓延开来。

有知情人士向《娱探》透露,杨幂与白宇主演的《谢谢你医生》目前停拍,但她后续档期早有安排,如何协调是个棘手问题。谭飞称,知名演员后头的戏早就排满了,这就像是暴风雨中的航班延误,晚上和次日凌晨的航班取消了,但第二天下昼的飞机该飞还是得飞,“影响会很大。”

疫情给影视行业带来的更深远影响:

“想捞一票的走光了,这行真没什么油水了”

业界对于疫情引发的后果有各种预判。谢晓虎觉得,受到重创的首要是这30余个停工剧组,对于陷入寒冬期的行业虽说落井下石,但影响没有想象的大。

但更多人持另一种看法,认为这对影视行业的冲击相当大。谭飞说,“拍戏是有周期的,从策划、拍摄制作、卖剧都播出,你看到的是这一两个月,它影响的可能是一两年。”陈益韬也称,这是躲但是的坎儿,即便上部戏侥幸杀青,到下个路口还会遇阻。今年上半年,他原本有3部戏在筹备中,现在全部停滞,“本来能拍好几部,现在只能拍一部,我就没钱赚了。后面还有很多戏都不敢拍了。”

眼下,影视行业陷入了集体性焦虑。过去两年寒潮来袭,大量资本撤退,引发连锁效应:因新项目融资困难,剧组急遽减少、几千家影视公司倒闭、“人浮于事”的困局致使演员也接戏困难。经过一系列的重新调整、反思,行业正逐步走向正轨。“前两年赚到热钱的人早跑了,去年已经杀的差不多了,该淘汰的都淘汰掉了。留在这一行的都是有情怀的人。用很少的钱,贡献更高品质的作品给观众”,陈益韬称。

眼看着就快熬出头,谁也没想到,又迎面遇上一击重拳——这次疫情是汪海林等从业者眼中的“黑天鹅”事务。

这个当口,敢启动新项目的人更少了。在汪海林看来,“对于什么时候复工心里没数,投资这块也信心不及,对于产业后面的发展会很担心,都不敢动。”筹备中的项目也将改计划或者长期推迟,谭飞预测,“这几个月会非常猛烈,失业现象也会变得严重,包括演员、编剧等,很多人会转型到其他行业。我听说有的卖保险,有的做微商,还有的做直播了。”

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还将引发多米诺骨牌式的反应,“经济受到冲击,广告商投放意愿就会降落,那么供给平台买戏的钱就少了。平台方也会因为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,减少预算。会有一系列恶性循环。”陈益韬说的直白,“制片成本往下砸了,深受其害的不就是圈内一些基层人员?摄影师原来收入1.5万,现在就7500块,他还不如去送快递呢?”

疫情就像一块石头,牢牢地堵在从业者的心口上。裹挟在其中的人们,变得迷茫、消极、颓唐,黑夜仿佛看不到尽头。谭飞发现,“很多人受的刺激很大,出现了焦虑、暴躁等一级心理反应,心理状况都不是特别健康。对前途的未知,对现状的不满,不知该怎么面对,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。”

“现在大家都是懵的,还没有反应过来。各家制作公司要赶快行动起来,利用空窗期把项目研发好,我们至少拥有了一部分成熟剧本。剧本繁荣了,行业复兴指日可待。别把时间就这样浪费了,到时得从头再来”,汪海林通过《娱探》向行业给出了这样的建议。

疾风过处,寒意虽浓,终归也还有火光在前的希望。“就像给大家泼了一大盆冷水,内心更冷静了,也没什么可妄想了。很多人真的能沉住气,演员能好好打磨演技,编剧也不消觥筹交织天天见投资人了,只能埋在家写剧本。它把水分挤干了,那些抱着投机想法、捞一把就走的完全被挤干了,这个行业真没什么油水了。现在我敢说,在这个行业混的,是真正热爱的人,不是带着很多其他意图的人。”谭飞说,“从这个角度看,也还是件好事。”

结语:

“寒冬”还未结束,什么时候能重新开机,谁也说不清。前不久复工刚有了点迹象,就迅速被网友的声讨给淹没。陈益韬称,“有很多不明状况的人都去投诉,到处都有反对的声音,包括粉丝也担心偶像被传染。这些顾虑不行说是错,但这些因素都成为了阻碍复工可能性的存在。”

但是谭飞认为,与其焦虑地观望,不如趁早有备无患,“就像《囧妈》网络放映虽然动了实体院线的蛋糕,未尝不是一种新思路。未来拍戏还是要多留一些退路。”

往期回顾

娱探年终篇丨2019之“燃”:哪吒、千玺和林志玲带给我们的启示

娱探年终篇丨降薪、失业、分手、离婚、去世…2019的娱乐圈有点难

娱探丨孙楠女儿就读的华夏学宫关门,别墅区杂草丛生,孙楠曾被曝住于此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--== 选择主题 ==--